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开户彩金 > 正文

“台下比台上好看 幕后比台前精彩”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4-02

  

“台下比台上好看 幕后比台前精彩”

《村戏》剧照晨报记者 陆乙尔

  去年开始,许多文艺片影迷都在关心《村戏》什么时候能上映,如今,经过导演郑大圣等人的努力,以众筹点映新模式放映的这部豆瓣8.2分高分国产片在短短一个多礼拜就已经在全国放映了近130场,目前还有100多场正在召集观众参与。

  著名影视文化学者戴锦华曾说:“《村戏》是一部给我多重久违之感的电影,包括久违了的乡村,久违了的历史,久违了的现实感。”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,导演郑大圣则给出了自己的见解,《村戏》 讲的不仅仅是那个时代的农村生活,也是现代人能共享的共同经验。

  谈故事“台下的戏比台上的好看”

  电影改编自《贾大山小说精品集》中“梦庄生态”部分,主要来源于《村戏》《花生》《老路》等三个短篇故事。上世纪80年代初,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即将启动,一个村庄的村民准备为新年排演一出《打金枝》 的戏剧,同时,男主角奎生“奎疯子”再次走到了他悲剧人生的转折点。年轻时他因为保护集体财产花生地而误伤害死自己女儿,而后全村为了争取救济粮,说服他将个人悲剧演绎成舍己救人、大义灭亲的英雄事迹。如今,得知即将“包产到户”的村民们都想分了奎疯子“霸占”的那“九亩半”土地,于是千方百计要把这个村子的“破坏分子”送走。

  导演郑大圣出生于电影世家,外祖父是戏剧家黄佐临,母亲是著名导演黄蜀芹。历数他的作品,《王勃之死》《古玩》《天津闲人》《廉吏于成龙》 等无一不取材于历史。拍《村戏》,则是因为他偶然间读到了《贾大山小说精品集》,虽然对作者并不了解,但一篇篇用白描手法描写乡村生态的短小故事却吸引了他。“每篇很短小却也很耐读,用词节制,像人物速写,看完后过两天还会再想看。”

  郑大圣告诉记者,剧本从2014年开始创作,前后花费了一年半时间,故事大纲和人物小传做了十来稿,剧本写了八遍,写到第五稿时奎生才在他的主张下被写疯,最后剧本在开拍前又改了一遍,“这是一个试错的过程,拆了装装了再拆,但主角奎疯子的命运只有这一条出路,就是变疯。”

  电影将上世纪80年代初农村真实情况展现在观众面前,不过在郑大圣看来,《村戏》 的故事并非狭义地仅关于那个村庄,“它不专属于哪个区域或是时代,这是人群里的一个故事,是人们的共同经验。”片名叫《村戏》,村民们排的是《打金枝》,还有路老鹤和奎疯子一起重排了《钟馗打鬼》,戏外的众生态更是一出大戏,“台下的戏比台上的好看,幕后的戏比前台的精彩。这个村里各种人的表现比他们将要演出的那台戏热闹多了。这一村人自己就是生龙活虎的一台戏。”

  谈演员“原生态的才会生动朴素有能量”

  在影片开拍之前,郑大圣就非常明确,自己要找非职业演员,于是他踏上了“寻人之旅”,“原生态的才会生动朴素,才有能量,但找这样的人有前提,就是他们要说家乡方言,不能是纯粹的农民,要有表演能力还要会唱戏,最后彼此要是熟人,我们要在他们熟悉的环境里拍摄。”

  郑大圣想找的是县城级别以下不在编的民间剧团,因此在没有名册的情况下只能直接问当地人推荐,终于在走到河北第9个剧团时找到了他心中的“梦庄人”——影片中大部分演员都来自河北井陉县一个叫“陆德晋”的民间梆子剧团,他们常年在乡间巡演,但又不完全脱离农村生产生活。片中“路老鹤”梁春柱是剧团团长,“奎疯子”李志兵是剧团丑角,两人是师兄弟,从1985年进入剧团至今,已有30多年的交情。饰演“支书”的王春明是剧团编导,饰演“奎疯子”媳妇、“树满”娘的吕爱华是剧团的刀马旦。

  郑大圣说,筹备期间这些演员提前一个月住到了村里一起围读剧本,本来他还担心开拍后他们需要一个适应过程,没想到一天过去他们就完全适应了新身份,“第一天上午有几个演员还会下意识地对着镜头演,觉得那是观众席,结果第二天就习惯了,他们的状态很自如,不喊停完全可以一直演下去。”

  许多演员亲身经历了故事发生的年代,在围读这个改了八遍的剧本时,好几个人跟郑大圣说,他们村当年就这样分地的,“他们会觉得这个故事是靠谱的,很多时候他们都不需要演,台词自然就说出来了。”郑大圣开心地说。

  谈出路“精准投放,来看的都是想看的”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